“共享”经济外衣下的租赁经济还能走多远?
  • “共享”经济外衣下的租赁经济还能走多远?

    Innov100
    2017-09-06
  • 摘要:继Uber和滴滴短时间内以看似可复制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高速发展成为行业独角兽后,似乎为共享经济创业者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然而实际情况是否如此顺利呢?钻进共享经济的大筐的众多新的共享型商业模式是否是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面对“真相”,投资人为何“集体失聪”?

     “共享”经济商业模式难以复制?

    Uber和滴滴短时间内以看似可复制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高速发展成为行业独角兽后,一大批公司高举“共享”的IP冲进创投市场。一夜之间,从自行车到充电宝,再到篮球雨伞书店一张床,各种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商品急不可耐地如愿钻进了共享经济的大筐。

    2017年初一批“共享充电宝”项目携带大额融资集中爆发而来,智能化产业数据分析平台innov100短时间内就追踪到10多家充电宝公司,甚至有的企业还没有广为业内所知的情况下,据innov100监测,以共享充电宝为名的项目已经收揽了约 10 亿人民币的投资。这为共享经济创业者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复制共享经济商业模式的共享雨伞和共享睡眠仓都在短期内赢得了市场关注,然而实际情况是否如此顺利呢?

    据了解,由“享睡空间”公司提供服务的共享睡眠舱一度出现在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座城市,半小时收费为6元,和共享单车同样采取扫码、计时和付费的流程。外型类似太空舱的睡眠舱内配置有恒温空调、小风扇、Wi-Fi和插座,入住的用户方可免费领取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床品。但好景不长,据知情人士透露,2017715日,位于北京中关村创业公社一处的“享睡空间” 被警方查封做关闭处理,具体原因未知。据报道,上海市公安局表示,目前上海以尚未获得消防许可、宾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为由,“共享床铺”已被叫停。

    相比其它共享项目赢得了更多关注的共享充电宝,是紧随共享单车风口而来的被十分看好的项目,并且拿到了更多的资金。经过短期的高潮,已有不少人对创业者和投资人高昂的信心打了个问号。因为在他们看来,共享充电宝并不算是刚需。据悉,某小型充电宝公司已于近日宣布解散,投资方建议团队停止项目,项目方将剩余未用完的钱交还。

    据报道,2017615号,3万把彩虹一样的“e伞”惊现东莞街头,它们主要投放在世博路口、盈峰路口、鸿福路口、会展路口等东莞城区。结果仅一个星期,3万把共享雨伞就被东莞城管没收,因共享雨伞在户外公共区域投放时,存在占用公共设施的情况。根据《杭州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禁止在道路两侧护栏、电杆、树木、绿篱等处架设管线,晾晒衣物,吊挂有碍市容的物品

    真共享OR真租赁?

    2010年,当《共享经济时代:互联网思维下的协同消费商业模式》一书作者雷切尔·博茨曼在TedxSydney节目直播中以租用电钻为例讲到共享经济时,他说希望共享经济能够发展壮大的正是这类能够扎根社区,方便最大众人群的平台,如果你需要电钻,去平台上跟邻居租而不是买,如果你需要梯子,去平台上跟邻居租而不是买……那么,到底什么是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租赁经济与共享经济又是什么关系呢?

    赛智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李铭岩认为,从业务模式和资产量级上可以清楚地了解严格意义上的分享经济与租赁经济的异同。

    从业务模式上看,得益于平台链接起了两端的用户群体,共享经济的业务流程一定是C2C的,由用户对用户,这才符合共享的精神;而租赁业务大多是B2C模式,并非连接起闲置商品所有者和使用者的平台,而是直接由商家提供服务或出让物品的使用权给用户,这是由公司主导参与,应归类于商业行为,虽然外显结果是貌似大家共享一个物品的使用权,然而却是事实上的租赁。

    从资产量级上看,共享经济是轻资产的,因为共享经济是将提供平台使所有者将闲置商品的临时使用权进行转让,从而为供给方和需求方同时创造价值,“没有一个房间也可以开酒店,没有一辆车也可以开租车公司,没有一件商品也可以开商场”,说的就是共享经济。因而,共享经济是利用了存量市场中被闲置的资源,提高了整个社会的商品使用率。早期的UberAirbnb都是共享经济的代表,那时Uber司机是在空余时间接送乘客,赚点外快。而现在的滴滴快车也早就不是单纯的共享经济了,如今滴滴司机很多都是专职司机,滴滴似乎成了另外一家出租车公司,滴滴共享经济的血统,貌似那么纯正了。其实对于摩拜、ofo、小蓝、小鸣而言,都是非常明显的B2C分时租赁的业务模式,偏离了共享经济的本质,却巧借了“共享”之名。此后,所谓“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衣服”等项目受到关注,但实际上这些项目中的大部分并非真正的社会闲置资源的共享,而是一种互联网模式下的“租赁”,都是重度依赖供应链的重资产租赁经济。

    B2C就不是共享经济了吗?从共享经济在我国的发展脉络上看,雷切尔·博茨曼提倡的这种C2C的共享经济模式,在我国商业与资本力量的推动下,通过顺应个体的惰性,制造生活的便利性,创造新的刚需,迅速以B2C组织形式爆发,于是“共享”经济领域的独角兽应运而生。

    赛智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李铭岩认为,以租赁经济为实质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模式,虽然不具备闲置资产流通、C2C等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特征,但以其具有的共享使用权、小额消费而又灵活便利的特性,已然成为共享经济新的发展模式。并且,对于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也并非与B端全无关联。虽然如今的共享经济大多是C端的平台,例如Airbnb是个人房源的共享平台、Uber是个人车辆的共享平台,但B端的平台正在发展中,未来制造业上游也将出现共享生产资源的共享平台。

    共享&租赁,投资人集体失聪

    虽然分时租赁其实质与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不尽相同,但却被装进了共享经济的大桶,原因无非是共享经济所具有的超强吸引力,以此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事实上也的确如人所愿,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领域炙手可热的新模式,可谓饱尝了一场资本盛宴。

    共享单车方面,一年时间内,ofo共计融资8轮,约44亿元,摩拜融资额约34亿元,公司估值从几千万美元迅速飙升到10亿美元以上。他们身后聚集了腾讯、愉悦、红杉、华平、高瓴、经纬、金沙江等实力雄厚的大佬,占中国创投界的半壁江山。事实上自2016下半年,TMT领域的资本盛宴就转向共享单车,百车大战的局面拉开。

    共享充电宝方面,据智能化产业数据分析平台innov100追踪,目前共享充电宝领域已有10余家创业公司入场,超过20家资本巨鳄对共享充电宝进行高达数亿规模的投资。仅3月底至4月上旬,就有腾讯、鼎辉资本、金沙江创投等超20家资本巨头投资共享充电宝领域。

    另外,如共享篮球“猪了个球”前不久也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雨伞也相继在广州、合肥等地出现。融资速度之快、资本参与密度之高、业务扩张之迅速,成为中国创投圈之“怪”现象。

    虽然,此“共享”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而事实上,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新模式的确满足了我们的刚性需求,更深层次地说,共享经济正在创造出新的刚需,并构建起我们新的消费习惯和生活方式

    ▎本文系Innov100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明出处。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http://www.innov100.com官方网站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点击关注微信公众号(ID:sagetimes)


  • 没有登录不能评论